京花再盛開,為有知音來

posted May 17, 2016, 10:37 PM by Louisa H   [ updated May 17, 2016, 10:39 PM ]

京剧之花2016年春季专场

 


---記華盛頓京劇之花三週年公演---

公羽     

華盛頓京劇之花二零一六年在Montgomery College Cultural Arts Center舉行的年度演出落下帷幕。觀眾進場,觀眾離開;人聲遠了,絲竹靜了;華衣換下,油彩洗淨;台前幕後收拾完畢的演員們,帶着曲終人散的悵然,轉身離去時,總要回眸幾顧,同時心裡不免自問:這半年來晝夜不息的忙碌,是為誰辛苦,為誰付出?

這令人想起國學大师王國維。一位博學大家,目睹自己所屬的文化日益衰落,決心隨這種文化而去,自沉於昆明湖,這固然是一種過於決絕的行為,但無論多少年之後論及,總叫人內心震動。今天把大師的這種執著拿來和京劇之花成員們對京劇的摯愛比較,分量上自然不能並論,但有一點是相通的,就是對傳統文化的持守,而不介意外在環境的艱苦以及精神上的寂寞和遺世獨立。

從京劇之花三週年演出的節目編排中,可見她們頑強地堅定地把正統京劇元素遞送給台下觀眾的心願。袖舞雲裙由谷思言帶領一群髫齡女童舞出水袖的飄逸之美,京胡獨奏由少年李由和謝承啟從小開門回回曲曲牌演奏中展示京胡兩弦一弓的特色。由少男少女們表現京劇的聲色,是經典和青春的組合,在傳統底蘊上展現生命力的延續和藝術的傳承。十四歲的謝承啟和八十六歲的謝榮璋祖孫兩人一拉一唱的清唱合作,又是溫馨和讓人感動的舞台呈現。

京劇之花在有限的演出時間裡,向觀眾展示了京劇表演中清唱、彩唱和折子戲的不同演出形式。楊溢的“文昭關”和車欣的“楊門女將”彩唱,展示老生和老旦聲腔的特點,會給初次接觸京劇的觀眾留下很好的第一印象。黃岫如演出的折子戲“狀元媒”、王梅和謝曉賢分飾楊玉環一角的“太真外傳”三個場次,讓觀眾體味京劇以歌舞演故事、以程式作表演、以寫意代寫實的藝術特色。主持人翁敘園和京劇表演藝術家、此次演出藝術指導秦雪玲的互動安排,使觀眾體味了荀(慧生)派柔媚的唱腔特色和婀娜的花旦身段。

舞台上的花團錦簇,上下場的出入有序,眾多宮女配演的穿插,樂隊和演員間的配合,這是台下觀眾可見可聞的。台上不過三個小時,但背後是車載斗量的精力和時間的付出。王梅、謝曉賢和黃岫如都是職業女性,她們是這場演出的主演,又是演出所有事務的策劃辦事人員。場地的落實、節目的編排、配演的人選、樂隊的組合、服裝的到位、化妝的分配。。。大小事情都落在她們肩上,還不能耽擱了自己節目的練唱,而能用的時間,就是每天工餘的幾個小時和週末。極度疲累之時,未嘗不會生發“如此付出是否值得”的懷疑。然而,精神是支撐身體的主心骨,京劇是她們的摯愛,這門藝術深厚的內涵、獨特的魅力,已經陪伴她們走過了幾十年的人生,有了一種融入血液的親密,即使在沮喪孤獨中,也不會選擇放棄。在不理解的人看來,自是費解,但若是心中有一塊神聖角落,哪怕是方寸之大,也能蘊集巨大能量,足以讓人在頹喪中振作、在沉鬱中放彩。這是藝術的魅力,京劇就有這樣的魅力。

在這種藝術力量周圍環繞的,是友朋同好給予的理解和支持,這些外在的溫暖注目和體貼包容,同樣具有不容小覷的力量,支撐着京劇之花成員前行的每一個腳步。藝術指導秦雪玲的輔導提點,京胡吳亮、鼓師盧德先和葉鼎、二胡李天雄、月琴張君崇和其他樂隊成員林瑞年、姚寶根、鄒子固的敬業,章詩瑩對一眾宮女志願者的嚴謹訓練,原雲南省京劇演員李思祖在演出人員突生變動而毅然出手救援的義舉,義務配演的袁小方、丁之堅、蔣青、張國晟、谷思佳、李复、楊碩、林晗和Annie Lin的無私合作,茹燕在前台率領唐健青、沈晗琳、林蕾的接待,蘇寧的字幕操作,幕後工作人員謝敦賢、景德林、莊啟東、柯嘉惠、李會堯、楊卓、劉云浩、周愷玥等人的奔走,中華國劇社同仁、尤其是社長張秀君在排練場地上提供的方便。。。這些人士不問酬勞,花時間出力的同時,還慷慨解囊支持演出。觀眾看到舞台上主演和配演們齊整的妝容時,不會想到後台化妝間打仗一樣的緊張。專業化妝師楊桂英必須保證全部主演的靚麗出場,宮女配角的臉容就交在了秦雪玲、章詩瑩、劉芳手裡;費城京劇社表演藝術家李淑媛體貼及時地伸出援手,自帶化妝盒,一早到後台,幾個小時彎腰弓身給配演們化妝;費城京劇社社員高飛提前一天就到華府,幫忙準備化妝細物,這兩人於演出前在化妝室默默輔助,解除了化妝師不足的憂慮;美東攝影名家穆建西、新澤西京劇票房的趙新、本地攝影人士王奉愷、張耀鑲等在前台後台記錄了許多精彩瞬間。。。所以,台上的主要演員可清楚數算,而支持他們順利走上舞台的身後這批志願人士的支持和付出,是難以數算的。

台下觀眾有很懂戲的、有略知一二的、有初次接觸京劇的、還有遠道從費城和新澤西等地專程前來助陣的。。。那些完全不懂中文、不懂京劇的觀眾,從英文字幕和主持人的解說中,大致知道了這門藝術的特色和演出劇情的一斑,並在演出後以口頭或書面形式向京劇之花細緻的工作表示了感謝,這對一向致力於在非華人中傳揚京劇的京花成員而言,是很大的安慰和動力,鼓勵她們繼續努力。

京劇之花,即便是寂寞中開花,踽踽中獨行,也執意要開得豐滿、走得踏實。她們不是經霜而逝的草本,只艷一春;她們是木本的花,從陽光泥土中汲取養分,聚集力量,向下紮根,向上開枝,年年芬芳,為聚攏酬答知音,為京劇傳送馥鬱。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