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京戏过大年:说说我们的《红灯记》

posted Apr 17, 2013, 4:28 PM by Mike Cha   [ updated Apr 17, 2013, 4:28 PM ]
作者 梓菁
 
        2013年蛇年春节期间,华盛顿风和日丽,天高云淡。袁晓方、车欣和我一行三人应邀来到湖林商场为中外观众表演现代京剧《红灯记》片段。

       头顶美国的青天,脚踏美国的绿地,面朝洁白耸立的方尖碑,背靠巍峨庄严的国会山,我们为自己能把东方文化之瑰宝--中国京剧的魅力在短短的7分钟里传播给来自不同文化、不同国度、不同背景的中外游客而感到由衷的自豪。

        现代京戏有点让人提不起又放不下。提不起,是因为它盛行的时代背景相去不远,伤口虽愈而伤痕犹在,让人望而生畏;放不下,是因为它确确实实是举全国之力打造出来的精品,许多唱段至今脍炙人口,家喻户晓,让人欲罢不能。有时候我想,既然人们能够在舞台上把过去“欺压百姓”的封建帝王将相们作为主角来演,来唱 ,也许再 过几年 ,对于上个世纪发生的荒唐事也终究会以更加平和的心态来一笑置之,抛却意识形态的不同,而只从艺术角度来看待这一组特殊时期的艺术形式了吧 。

        京剧的魅力在哪里呢? 在于她既可以是小众的,也可以是大众的;既可以是古典的,也可以是现代的;既可以是“旧时王谢堂前燕”,也可以是“飞入寻常百姓家”。无论清唱还是彩唱,京剧的表演片段能够在短短几分钟之内给观众讲述一个故事,这就是唱戏和唱歌的最大不同之所在。 作为表演者,如果心里有内容,有角色,眼睛里就会有内容,唱词里就会有人物。比如我们唱这段的时候,就结合当前形势,想着自己的钓鱼岛,谁要把它抢占去,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我们的情绪感染了观众,他们可能听不懂唱词,但是依然感受到了音乐的力量,和我们对于祖孙三代的性格塑造。

        在美国演出,音响设备好像永远是一个遗憾,话筒和伴奏的声音忽高忽低。但是这些小插曲,丝毫没有影响我们演出的情绪,台下一排排的观众也对于我们报以非常热烈的掌声。

       艺术是没有国界的,在同一个民族同一个文化里就更不应该有什么芥蒂了罢。元宵节一过,最后一场雪一下,新年就算过完了。大家玩好,唱好,吃好,工作好,拿出各自的力量和心意,在新的一年里共同弘扬我们的国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