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观女儿学京剧,八旬老翁吐衷情

posted Jun 2, 2014, 6:59 PM by Louisa H   [ updated Jun 4, 2014, 2:02 PM ]

 

          

大约谁都不难理解,我这年过八旬的垂暮之人,在旁观了自己的女儿在美国学习京剧和传播京剧文化的种种努力之后,会有多么强烈的感慨和舐犊之情。

            女儿是国际金融机构的高级职员,每天早晨6点多钟离家前去上班,工作负担很重,直到下午7点多钟才能转回家中休息,离家时间每天在12个小时左右。在宝贵的双休日里,她完全可以只用于恢复体力,确保身体健康,同时享受生活。可是,她并没有那样只考虑自己,而是在对于老父亲充分尽孝并关心独子成长之余,几乎是把全部精力都用来学习京剧和组织京剧文化传播活动了。因为她深知, 京剧是我中华民族优良文化传统的精粹之一,以之作为中美文化乃至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一种载体是大有作用的。所以,女儿十分热爱京剧,来美工作之前就曾在北京拜师学艺,懂得了一定的京剧知识,也掌握了一定的表演技巧。来美之后,为了能在充实自己的业余精神生活的同时,对于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做出自己力所能及的贡献,她便主动探访并邀请早已来美生活又喜爱京剧艺术的一些炎黄同胞,共同组织了名为京剧之花的民间文化传播团体,经常到当地的政府机构、大中院校以及社会团体用中英文开展义务演出和讲座,就连演出和讲座所需的大部分经费开支,也全由她与同仁们毫无难色地自掏腰包和多方奔走筹集,尽管她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经济上并不宽裕的中年人士。

            尤其让我感佩的是,女儿为了奉献得更加有效,对于表演技艺的造诣从不故步自封,而是努力进取,精益求精,双休日里不仅请名琴师来家进行一对一的指导以求逐步提高,还常常驱车3小时去外地,与志同道合的票友们互相切磋以求日臻上乘。而且,无论是由名琴师单独指导还是与票友们互相切磋,她与同仁们在技艺的追求方面都不半点马虎,特别是对于唱功方面的自律,甚至严格得每一个音调的高低疾徐都力求到达无可挑剔的地步。尽管目前正是气温良好时节,女儿无论是单独练习还是与同仁们切磋, 以及为文化传播活动的组织而多方奔走,往往由于时间较久,都不免常使汗渗额头、声嘶喉间,让我这个外行旁观者也不禁心生敬意,尤其对于自己的女儿大感欣慰又心疼不已。但据我一旁仔细观察,女儿与同仁们似乎谁也不曾丝毫介意自己的辛劳,她们对于自己的一切付出都是那么诚心诚意又甘之如饴。我认为,对于我女儿与同仁们这样一群甘做奉献的人士,特别是对于已为中美文化交流做出一定成绩的华府京剧之花这个民间团体,恐怕谁都不能不为之动容并予以积极支持吧?

            怎奈物有阴阳,事难两全,“京剧之花”目前也面临一道必须迈过的坎儿,这就是每年活动所需经费1.5万美元至今无有着落。如果这也全靠京剧之花全体同仁自掏腰包,显然无力承担。但是,这笔开支对于我们已经相当富裕的祖国来说,对于将建造文化软实力奉为国策的有识之士来说,恐怕连九牛一毛也算不上了吧。作为一个年逾八旬的老翁,本着拳拳爱国之心,我谨在此向社会各界呼吁: 恳请拨冗关注京剧之花等民间力量主动传播京剧使之融入主流社会的善举,关注她们的活动经费缺口等客观事实,尽可能予以大力援手! 果尔, 京剧之花全体人员必将无限感激,从而更加努力为发扬我中华民族优良文化传统、促进中美文化交流做出贡献, 赞助方也必将因为他们们的种种支持国粹的善举而名标青史。

我满怀热望地相信,聚腋成裘,汇滴成流, 愚夫千虑,或有可取,各方各界有识之士必能高瞻远瞩,绝不会因善小而不为,更不会由于言者人微而弃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