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京剧人物专访:王梅的悟性和大胆

posted Apr 17, 2013, 4:20 PM by Mike Cha   [ updated Apr 17, 2013, 4:20 PM ]
作者 公羽
 
       王梅是天津人,嫁入一門愛好京劇的謝家之前,是京剧的门外汉。现在的王梅,活跃于马里兰华人圈子,常在不同场合担任節目主持。但她主要的活动天地,卻是以中华国剧社为中心的京劇演出圈子。她既操持台前幕后的要事琐事,也在舞台上展示自己一个个新学戏目,常常令人耳目一新,令人惊叹她旺盛的精力和出色的领悟力。

       中華文化具有強大的同化力,京劇对王梅的改变是足以证明这种力量的一例。王梅刚刚成為谢家媳婦的时候,家里一有人吊嗓子,她就逃出去逛街,耳不听为净,进行顽强抵抗,不让京剧“病毒”入侵。谁知零二年怀上儿子之后,抵抗病毒能力下降了,不但不逃了,居然還开口唱京剧了,还被人推上舞台,与大姑子谢晓贤同台,第一次上妆彩唱,而且还是梅派經典劇目《洛神》。金口一開,从此难收。身边的票友朋友们于是建议:既然要唱,就正正经经找老师学吧。于是王梅开始向京剧名家沙淑英等学唱段,跟京剧琴师李天雄,陈善良等吊嗓子,名正言顺成了票友。和谢晓贤相比,王梅唱戏的起步晚了点,但有心人肯用心,加上她的天赋和聪慧,梅派唱段很快就朗朗上口了。

       《洛神》是梅派经典,《太真外传》也是梅派经典,两个戏都有十几二十分钟的西皮慢板,二黄慢板,一句一句啃下来,光是背腔,已经可以累死人,而京剧是听唱腔之外,更要讲味道的。王梅唱得很不错,但她又很谦虚,总说在中华国剧社,她的梅派唱得不好。自从第一次上台演了动作不多的《洛神》之后,她别具慧心,瞄上了既讲唱功,又特别以舞蹈见长的梅派戏,比如有绸带舞的《天女散花》,有刺蚌舞的《廉锦枫》,甚至一般人不敢动的有大段剑舞《霸王别姬》,都被她一个个攻克,熟练地拿下了。对一个中年始学京剧的人来说,动这些戏,是需要胆识的。王梅认为这多少得益于自己曾经是篮球运动员的背景。虽然京剧的程式舞蹈动作和打篮球动作毫不相干,但四肢的协调配合有相通之处。王梅说,仅仅动作倒还不是太难,难的是舞蹈动作要配合锣鼓音乐,“没有办法,只能死记硬背锣鼓点了。”

       虽然下了这番苦功,取得了这些成绩,王梅称自己对京剧的喜爱,并没有到痴迷的程度,她唱京剧是用来放松身心的,因此对唱戏自有她的一套见解:“我不想为演戏太过投入,太过紧张,因为这样一来,就违背了唱戏放松身心的目的。”有些票友是苦下功夫,孜孜不倦,几乎是全身心全时间的投入,王梅显然想做另外一种票友,既要在唱戏中怡情养性,又不让唱戏占据生活中过多的时间空间。她计划中要攻克的下一个戏,和以往一样,也是歌舞并重的梅派戏,《红线盗盒》。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