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一和他的宝贝

posted Jul 16, 2013, 5:46 PM by Louisa H   [ updated Oct 10, 2014, 5:39 PM by Cynthia Yung ]
文:公羽

久居华盛顿, 深知想唱戏又找不到琴师的苦处。所以, 今夏在沪上见到当今首屈一指的京胡名家陈平一, 不免有久旱逢甘霖的欣喜.

倒不能不说一件意想不到的趣事: 在酒店等候之际,接载陈平一的朋友打来电话,说陈平一稍后到,但他车上有一件陈平一刚刚得到的东西, 需要在我酒店房间的妥当处放置一会, 并且强调说一定要放在隐密安全的地方--原来是陈平一新得的一把京胡.

但这不是一把新购的京胡,而是一把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古董京胡,一把与京剧历史和须生大家渊源深厚的京胡. 当年京胡名家孙佐臣为谭鑫培伴奏, 拉的是这把琴. 后来被光绪皇帝借去把玩, 孙佐臣没了好琴, 在西太后驾前为谭鑫培伴奏时,被懂戏的慈禧听出琴音不对,得知原琴被皇帝拿走后, 即命物归原主. 谭鑫培之后, 孙佐臣也用这把琴拉过余叔岩, 拉过孟小冬. 此琴后来辗转被余派传人,孟小冬弟子黄金懋收藏. 黄老先生现在九十五岁了,因为欣赏陈平一的琴艺,慨然以此琴相赠,觉得一代名器,终于传到可堪托付的人的手中,诚是可以告慰之事。

我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有这样的奇遇。接过琴盒,小心放入柜子最深处,忽然生发出一种异样感觉:在识货人看来,此为宝贝;在不识货人看来,不过一把竹制古旧乐器。就如和田玉,不识其价值的,所见不过一块顽石而已。这一把京胡,见证了京剧须生行当最辉煌的年代,如今静静躺在盒子里,它的使命完成了吗?现在它被请出收藏室,

被一位年轻的京胡演奏家接了过来,将要伴随着他,重新见证京剧以后的命途,显见得它的使命并没有终结。

初识陈平一前的这个插曲, 让我感到新鲜. 见到陈平一, 发觉他原来是很寡言的. 当年有”京胡神童”之誉,现在也不过将届而立之年,却有一份这个年纪的男人不常见的沉稳。他坐下, 取出京胡, 调整琴弦, 定好调门. 琴弦动处,流出来的是清润明净的音色。以我外行的感觉,觉得这琴音是如此平和流畅圆润;以内行的评价,说他拉余是余,拉梅是梅,拉张是张。我看他坐在那儿,气定神闲,神色泰然;除了手指臂弯,身体几乎静止的,是一份超然的静笃,如入脱俗境界,火气全无。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陈平一少年成名,却难得不见一点飞扬之色。

大凡搞艺术的,要出类拔萃,必须具备天赋。陈平一必然是禀赋特异,才能在如此年纪, 琴艺就超过了一众驰骋菊壇多年的京胡名宿. 问陈平一下过苦功吗,他说: ”那当然”。仅三个字,一切都在不言中了。不免又提到他刚刚得到的宝贝,据说目前可能价值百万。陈平一说“多少钱都不会卖。”那是自然的. 他接过这把京胡,是接过了一种托付. 回顾京剧以往的辉煌, 如高山仰止; 也许前面不是坦途, 却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https://sites.google.com/site/dcbeijingopera/blog/page-19/%E5%8F%99%E5%9B%AD%E5%B9%B3%E4%B8%80%E5%A4%A9%E8%9F%BE.jpg
作者和陈平一摄于上海逸夫舞台。

作者与著名琴师陈平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