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與四大美女

posted May 6, 2013, 6:32 AM by Louisa H   [ updated May 6, 2013, 5:37 PM by Mike Cha ]

作者:公羽

               中華國劇社五月十八日上演大戲,劇名《西施》,值得一看。原因至少有三:第一,西施是中國歷史上載入史冊的四大美女之一,如果你只知其名,而對其身世事蹟或者時代背景不甚了了,看了這個戲,就等於上了一堂歷史課;第二,這是一台大戲,故事完整,人物眾多,服飾漂亮,唱腔優美,是一場感官上的美的盛宴;第三,從瞭解京劇的角度看,《西施》是一個很好的選擇,裏面行當齊全,一臺戲看完,生旦淨末丑遍覽,對京劇你就等於掃盲了,這是非常經濟的。

               西施之所以成為四大美女之首,應是得益于她的生日在歷史上比較靠前,而不是因為美貌在其他三位之上。古來絕色女子多的是,單把西施、貂蟬、王嬙和楊玉環拿出來,可能是因其命運遭際與王朝興衰密切相連。任何人,一旦與朝廷家邦連在一起,命運就無法自主;即便身體煙消雲散了,名字卻要流芳百世,或遺臭萬年的。這恰好成為戲劇舞臺上的絕佳題材。

京劇劇目取材自正史野史的,非常多,這四美與京劇結緣,順理成章。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和荀慧生这四大名旦,名傾一時。其中梅蘭芳是大青衣,兼演一些花衫戲,又是京劇旦角的領軍人物,所以四美中他包羅了兩個:西施和楊玉環。程硯秋幽咽婉转的唱腔,在旦角中別具一格,選角也另具慧眼:他不要這四大美人,卻選中了楊玉環的對頭梅妃,楊玉環只好淪為陪襯。尚小雲也是青衣,但擅演刀馬旦,尚派唱腔和表演中含有的剛勁兒,只有策馬出塞的王昭君才配得起,所以他有一出代表作《漢明妃》。然後是既嫵媚又活潑的荀慧生,花旦的班主,原本是很適合演歌女出身的貂蟬的,不知為何他沒有要,所以貂蟬就成了京劇舞臺上最隨和的大眾美人,青衣演員可演,花旦演員也可演。

這四旦中,因為梅蘭芳在京劇界的無上地位,他的经典作品《贵妃醉酒》和《西施》,也就理所當然地廣為人知。梅蘭芳戲路寬,會戲六百多出,但有些戲他是不演的,比如風騷潑辣調情戲。即使是《遊龍戲鳳》這樣調笑輕鬆的小戲,李鳳姐的形象也是可愛俏皮,不涉淫邪。《醉酒》是宮廷戲,場面富麗華美,情節緊湊,老本中含有黄色对白,经剔除后,杨玉环基本上是正面端庄的形象。其中一段“海島冰輪初轉騰”的四平調唱腔,傳唱極廣。只要演出《貴妃醉酒》,不用問演員是誰,觀眾就知道這一定是梅派戲。梅派的演唱特色是中正平和,大方氣派是骨架,細膩傳神是肌理,梅蘭芳把楊玉環得知李隆基駕轉西宮之後內心的失落、寂寞、自憐和怨恨,刻畫得相當豐滿。其中“銜杯”和“嗅花”等身段,极显楊玉環醉態之美。

《西施》也是经典,但知名度稍遜《貴妃醉酒》,這可能和戲本身的編排有關。這是一出大戲,時間跨度大,人物多,敘述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免不了要墊插這樣那樣的過場。整個戲以西施為中心,但因為涉及人物太多,對西施的聚光就不可避免地分散了。這個戲成功之處,是設計了幾段經典唱腔,比如“水殿風來秋氣緊”、“西施女生長在苧蘿村裡”和“提起了吳宮心惆悵”。遺憾之處是,偌大一個戲,居然沒有一段老生或花臉的像樣唱段。看着西施一個人这里那里的独唱几段,總感到意有不足。想想那边楊貴妃的雍容华丽,王昭君的悲壯剛勁,貂蟬的嫵媚嬌豔,西施这边就顯得有些落寞冷清。但梅派是绝不哗众取宠的,梅兰芳的西施,是清冷乡中走出来的天然美人,经历绚烂,终归平淡,恰如梅派唱腔,具有自然隽永的魅力,这种美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

梅兰芳的西施

 

                                                  梅兰芳的杨玉环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