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京剧人物专访:谢晓贤的气度和刻苦

posted Apr 15, 2013, 4:30 AM by Mike Cha   [ updated Apr 17, 2013, 4:13 PM ]
 作者 公羽
 
       十几年前,第一次看中华国剧社演出,其中有谢晓贤演唱的《西施》。自此,渐渐和她有了接触,知道她是谢家长女,知道谢家个个爱好京戏,她耳濡目染,幼年时就开始哼唱。颇长一段时间内,晓贤唱的是程砚秋派。但她的音色明亮,因此后来归宗梅兰芳派,算是顺理成章。梅派在京剧旦角中是居中心地位的派别,行内讲到梅派青衣,总以大气端庄来称誉。这用来形容谢晓贤,很恰如其分,尤其是后来与她有越来越多的接触,有越来越多的了解之后。

       谢晓贤演唱的戏,以大青衣为主,比如《贵妃醉酒》的杨玉环,《武家坡》的王宝钏,《穆桂英挂帅》的穆桂英,《龙凤呈祥》的孙尚香,等等。演这些角色,需要一种气度,不然,凤冠不是说戴就戴得起来,帅印也不是说捧就捧得起来的。梅兰芳论塑造舞台人物的心得时说过一句话:“宁可不到,也不要过火。”谢晓贤的演唱就遵循这个规则。看她唱和演,都很有分寸,不逾矩,有时觉得还可以稍微进一点点,但她宁肯不要,保证不过火。《武家坡》里的王宝钏,没有珠翠头饰,没有华衣美服,演员只有通过大段唱,大段念白,以及身段脚步,演出这个身居寒窑的相府千金的身份。谢晓贤具备了内在的沉稳和淡定,所以她的王宝钏,素而不寒,贫而自尊。她也知道自己适合演什么样的人物,因此每次唱戏演戏,她都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

       晓贤是票友,她没有门户之见,求师问艺从来不耻下问。京剧名家秦雪玲,沙淑英和刘明珠等都是她的老师;资深琴师李天雄多年来为她吊嗓说戏;梅派名票王诚沛指点过她的咬字发音。。。论起她学戏所花的功夫,很多专业演员恐怕都要汗颜。有一次排演《武家坡》,看她从包内拿出一本笔记本,翻开一看,密密麻麻都是手写的字,记录着王宝钏每一个细微的身段动作。这里一个手势怎样做,手的位置该放在怎样的高度,另外一个手势该怎样配合,左脚右脚怎么迈步进退,等等,都清清楚楚记录着,以备认认真真地反复练习。一到排练,不管是生疏的第一次,还是流畅的最后一次,她必定录像。即便只是清唱,她一样每次录音。这是一种精益求精的态度,一个人有了这样的态度,做任何事情,即使不能完美,也一定不会差。晓贤的这种刻苦和奉献,说到底就是来自于对京剧的热爱。有一次说起整理中华国剧社的戏服和头面,她说,看到上百个箱子的行头,整套整套的头面,有些已经几十岁了,因为质量好,仍然闪亮如新,但一配套,却是这里缺了一块,那里少了一片,都是不完整的。“我看着都想哭出来了”,晓贤说这句话时,很动容。如果不是深爱这门艺术,是不会有这样真挚的情感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