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
目录

 
 
 
 
 
Synopsis & Lyrics of Selected Classic Plays
经典剧目简介和唱词中英文

著名文武老生赵飞老师为华府戏迷带来福利

posted Sep 6, 2019, 6:47 AM by Louisa H   [ updated Sep 6, 2019, 12:32 PM ]

2019年秋,华府“京剧之花”非常荣幸地请到了赵飞老师为学员传授武戏的手眼身法步和刀枪把式等精湛技艺,将从九月中旬开始以戏带教,为美国大华府地区的广大戏迷带来前所未有的福利,敬请期待。


赵飞老师是旅美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文武老生,京剧余、麒、马派和武生厉慧良(厉派)研究者,现居美国首都华盛顿。他1961年生于北京,祖籍中国河北,毕业当地高中,1977年参加艺校高考,1982年毕业参加工作,在北京京剧团、河北京剧团、大连京剧团工作。1987年参加全国首届京剧演员电视大奖赛,主演昆曲《界牌关》荣获优秀表演奖。1988年评为高级技术职称,并参加中央戏曲学院明星班考试,后随京剧艺术大师厉慧良先生学习表演、学戏,先后到上海京剧院、上海昆曲剧院、广东粤剧团工作。


1989年,赵飞老师访问日本,曾为“爱我中华、修我长城”、亚运会、希望工程义演。1991参加二届全国京剧大奖赛,主演京剧《艳阳楼》荣获优秀表演奖,同时参加当年的央视春节晚会。1991年至1993年应邀到北京电影制片厂,并和李连杰先生拍电影《方世玉》等,先后受邀加盟在香港举办的为华东水灾义演、澳门公演、广州国际粤剧节。1995年受邀参加天津市宣传部举办的全国京剧武生大汇演,剧目昆曲《挑滑车》京剧《长板坡》等和王立军、赵永伟、奚中路称为当代四大武生。

1996年,赵飞老师赴印尼参加亚加达国际艺术节,主演《三岔口》。1997年由专家推荐执导赴美国公演剧目《李奎探母》《百花赠剑》《盗库银》《大闹天宫》。1998年赴美巡演26个州并主演64场,受到美国几家名牌大学、社区民众和政要的热烈欢迎,轰动全美。当年又应美国艺术家协会和马里兰大学邀请在全美演讲、示范。1999年在林肯中心主演的《大闹天宫》,获得美国杰出卓越艺术家奖,同年入录王光英先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英杰大典,和世界华人文学艺术界名人录。

在此期间,赵飞老师还亲自编导了在纽约举办的1999世界电脑展览会开幕式。2000年获华盛顿优秀老师奖,2001年获美国特殊人才奖,2002荣获国际艺人终身成就奖,2006年被授予美国马里兰大学艺术学院荣誉博士,同年组建了美中戏剧家协会,2007年担任纽约庆港归十周年专场总导演。

赵飞老师多次进校园演讲,两次受邀到美国国会图书馆演讲,题为《梨园风情》之生、《梨园轶事》之趣和发表12篇短论文(见美国当地报道),最近一场演出2016年9月25日在美国马里兰州银泉社区大学,剧目《铁笼山》。

赵飞老师与华府“京剧之花”渊源深厚。2017年,他受邀辅导一位年逾四十的日本学员参与了“京剧之花”年度公演剧目《秦香莲-闯宫》,仅用3个月时间,使这位学生几乎从零基础进步到能够登台亮相。这位日本学员出演的“门官”,从上场到下场短短8分钟的戏,连念白到身段到表演,获得全场戏迷观众三次热烈鼓掌。赵飞老师还指导京花成员应该如何备置“门官”所需行头,什么叫“板巾”,什么叫“开口”,什么叫“耳毛子”,如何勾脸,等等。这些戏曲知识方面的指点可能在院团林立的中国大陆不算什么,可是对于要什么没什么的海外戏迷来说,显得是格外珍贵。

戏迷朋友都说:“赵飞老师的本事就是不一般!”此次他在百忙之中抽空为华府广大戏迷朋友提供艺术指导,实属难得的机会,错过十分可惜。如果您想了解更多关于本次培训班的情况,可点击下面的链接,长按图片获取二维码,并及早注册。机会难得哦!

舞刀弄枪,锻炼身体,传承国粹,功在当代。学业结束时,学员将可以上台表演3分钟。优秀学员将受邀参加“京劇之花”年度专场演出!


上课日期:2019年9月21日– 12月7日 (每周六) 下午6:00

教学内容:武戏身段基础

地址:美京华人中心147教室

9366 Gaither Rd, Gaithersburg, MD 20877

学费:$20/课

双语授课座位有限,报名从速

Contact: Louisa_9582@hotmail.com   www.dcbeijingopera.org



秦雪玲与“京剧之花”

posted Jul 15, 2019, 7:53 AM by Louisa H

作者: 公羽

华府“京剧之花”从去年底就开始筹划为秦雪玲老师举办从艺六十周年纪念演出。京剧之花成立六年以来,秦雪玲老师的指导和同在,是京花一路前行的护航。秦老师对京花有护持之恩,京花对秦老师有感念之情,京花成员和秦老师更有师生之谊。六十年为一个甲子,为她举办这样一场纪念演出,既有意义,也是京花的荣幸。

京剧之花2013年成立时,秦老师在华盛顿居住已经有年了。她在1997年来到华盛顿,没有请律师办身份,只在朋友帮助下,自己整理好资料,寄给移民局,五天就收到绿卡批准的回复。她孤身一人在异国谋生奋斗的经历,和她有过接触的人,都略有知闻。作为京剧花旦行当中的翘楚,即使离开了中国、离开了舞台,秦雪玲的声名从未在观众记忆中消逝。因此,她在海外授业课徒,桃李满门,学生远不限于华盛顿地区。京花成员得地利之便,能随时请益受教。谢晓贤立雪秦老师门下,已有十六年;王梅、黄岫如、茹燕,以及笔者本人,都经常得到秦老师的指点。秦老师善于因材施教,把京剧唱念做打中程式化的东西,用各种借鉴比喻,帮助学生理解学习。她塑造人物细致入微,一个眼神的落点,一个手势的定位,一个台步腰身的配合,一个水袖翻抛的弧度,都有一个所以然的解释,让人物性格从细节中闪出亮光。秦老师常常对我们这些青衣票友说: “你们要学一点花旦的表演,唱花旦的人显年轻。”

花旦就是年轻,就是活泼娇俏,就是玲珑可人,这正是秦老师本人的写照,上帝赋予她的甜美妩媚,不随时光流逝。已过七十的人,嘴角的笑意仍然是甜的,眼眸的流转仍然是亮的,眉间的风韵仍然是动人的。她是舞台名角儿,难得是生活中始终保持着率真和天然的本色。她的娇媚女儿情态浑然天成,她的情绪表达自然率真。她的举止言笑不做作、不显摆、不故作矜持,让人如沐春风。把“可爱”两字用在古稀之龄的秦老师身上,丝毫没有违和感!—-- 她是天生的永远的花旦!

京花每次举行年度大型演出,秦老师一定是艺术总监,前台后台都仰赖她的监督提点。她说自己一生爱京剧,看到京剧之花在美国对推广京剧投入如此大的心力,就真心实意地愿意随时随地给予帮助,愿意让我们借助她的专业知识和影响力,走稳每一步。排戏时加工纠错,演出时坐镇调度;后台需要她时,她奔来跑去,为演员化妆穿衣,把场打气,不辞辛劳。这几年来,因为秦老师的支持,我们每次筹备演出,总觉得背后有人,心里有底,可以大胆放手往前走。她是当之无愧的艺术指导。

京剧之花感念秦老师几年的扶持。在她从艺六十年之际,藉着这次演出,表达我们诚挚由衷的谢意!



2019年春:《霸王别姬》在美国

posted Apr 22, 2019, 5:38 AM by Louisa H

文:梓菁



千年前,古战场,四面楚歌。虞姬缓步营帐之外,为她的夫君项羽面临的生死决战而百转柔肠。百转柔肠的虞姬却又有侠气傲骨,持鸳鸯宝剑翩然起舞,为霸王暂解忧愁。2019年美国首都华盛顿Global China Connection (GCC)峰会上,“京剧之花”特邀国家一级演员吴虹女士表演传统京剧梅派经典《霸王别姬》,其中南梆子曲牌演唱部分的京胡伴奏配以西洋交响乐,更容易贴近海外观众欣赏口味;念白部分又安排在美国出生和长大的学生、吴虹之女张瑞华同学以中国古筝穿插伴奏,其曲调融合“渔舟唱晚”“十面埋伏”,以移步不换型的方式把东西文化相结合,把古典与现代相结合,表演和演奏丝丝入扣,入情入景,动人心弦。

吴虹出生于京剧世家, 她的祖父吴松岩、父亲吴玉璋、母亲沙淑英、大伯吴炳章等都是京剧界的著名表演艺术家, 教育家。父亲吴玉璋先生在京剧电影《平原作战》里的著名唱段“哪里有人民哪里就有赵勇刚!”当年响彻祖国大陆,人们至今津津乐道;母亲沙淑英女士是张派祖师爷张君秋大师的亲传弟子。吴虹从小学戏,参加中央电视台少年银河演出队, 以优异成绩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任中国国家京剧剧院主演,并且多次举办个人演出专场。来美国定居之后,吴虹多次在肯尼迪中心、国会山庄、史密斯博物馆和华人春晚等场合参加演出,在大学示范讲演,并在演出中大胆地引用京剧和中国古典乐器古筝、京剧和民间舞蹈结合的形式。这种多元化艺术结合的形式,为中国古典文化在西方的传播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此次传统京剧《霸王别姬》穿插古筝伴奏即是一例,现场观众反响强烈。而这已经是她和张瑞华母女俩第三次共同参与在“京剧之花”在美东组织的表演活动了。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梅兰芳大师出访美国,即以此剧震撼纽约观众,打开东西方交流的大门。近百年来,《霸王别姬》在舞台上常演不衰,而更多比较年轻的观众是从九十年代香港巨星张国荣主演的同名电影《霸王别姬》了解到并喜欢上这部经典的。剧中《夜深沉》曲牌伴奏下虞姬的剑舞是全剧的高潮。

记得我第一次看这段剑舞时,是在银幕上看纪念梅兰芳舞台生涯的电影。当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小小年纪的我只觉得虞姬,说是美人可长得也不好看呀?(电影中的梅先生年纪大了,也有些发福),剑术也比不上武林高手嘛,人家都说是经典,到底好在哪里呢?

后来看多了,听多了,慢慢地被这段音乐设计所吸引,并为之感到震撼。先是舒缓如春风细雨,表现虞姬的善良美丽和为夫君解忧的初衷;后来曲调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反映虞姬自尽之前激烈的思想斗争;堂鼓阵阵重锤,即是催夫君重上战场,也是为自己人生大幕即将落下走入深渊所感到的沉重和悲凉。最后下定决心,一切都已了断,丝弦长拨如裂,嘎然而止,鼓犹在耳,令人回味无穷。在这样大气磅礴的曲牌配合之下,吴虹扮演的虞姬,脸上含着微笑,心中充满泪水,她那九曲回肠的复杂情绪在每一个身段、动作、唱腔的细节处理中都有体现,可以说她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人物。


京剧之花此次演出,得到了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孔子学院执行院长孙陶然女士的大力支持。从和孙院长一开始接触,就深深被她的真诚、她的热情、她的国际视野、她的积极做事的态度和她的领导力所吸引。有她和吴虹这样的专家一起在海外帮助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真是我们大家的幸事!在此一并感谢。



一封感谢信

posted Feb 24, 2019, 4:55 AM by Louisa H

非常非常感谢各位老师和义工朋友昨天下午对“京剧之花”专场演出一如既往的鼎力支持。五年来,在海外弘扬京剧的艰难道路上,正是有你们的不离不弃和任劳任怨,京剧之花才有了现在这样一点小小的成绩。昨天,2019年2月23日,马里兰州政府在演出现场对于“京剧之花”隆重颁发公开嘉奖令,是给咱们所有人的荣誉,所有曾为京剧之花服务过的人都在京剧之花的功劳簿上永久保存。

五年以前,当京剧之花刚刚成立的时候,我们弘扬京剧的形式是单一的,力量是薄弱的,影响是微小的。五年后的今天,京剧之花的业务范围已经大大地扩展了,影响范围也越来越大。像昨天下午的演出,就是一种新的表演形式,即“受邀合作演出”,别人主动上门邀请京剧之花做专场讲座式演出(而不是某种晚会大杂烩演出里的一个几分钟的小插曲)。另一方面,这种演出形式也不同于京花的年度公演,说简单一点就是“他搭台我唱戏”,观众、节目单设计、食物、水等市场和后勤事务我们大部分人都不用去操心,可以踏踏实实地专心把戏演好,把讲座讲好。这种演出形式,我们估计将来会越来越多。单是猪年春节这一个月,我们每周都在各自场合表演专场京剧。除了年度公演,受邀合作式演出,双语讲座和微小型参与式演出,京剧之花还在专业演员的支持下开班授课,开始储备人才。这些成绩,都是与大家近年来无私的奉献和帮助分不开的。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知道各位前来帮助京剧之花或是怀着崇高的目的,或是有着悦人悦己的舒阔胸怀,或是有着某种价值观的认同和归宿感。我很珍惜这些。在我们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你们倾尽全力来支持我们,所以当我们今天有了点什么,我们也是希望自己能有多少就跟大家分享多少。

再次谢谢大家!

华府京剧之花负责人 黄岫如

(注:有一位京花成员回国探母未能亲临现场)

晚会表演场合的京剧

posted Dec 14, 2018, 3:35 PM by Louisa H

一段时间前,和一位不经常看戏的朋友看戏。散戏,实在忍不住还是问了句“怎么样”,朋友直话直说——没什么感觉,就是唱得挺响~~我无语。可是这无语背后是什么呢?难道这就是一个观众看完一种戏剧艺术形式之后的唯一感想?可是现在的京剧可不就是给人这种感觉?

京剧是重视表演的艺术,唱是重要的,但不是唯一的。唱、念、做、打缺一不可,所以京剧才是舞台艺术,而不是清唱“艺术”。可是现代传媒通过电视对戏曲的介入几乎彻底地改变了她。演唱会,这种最糟糕的形式破坏着京剧……各个流派的男女演员们穿着五花八门的各种式样的服装轮流登场……因为只有十几分钟的亮相时间,所以各个都声嘶力竭……各个都在炫技,在显示自己的唱功……音高……说白了京剧就是成了展示“响亮”的艺术。

照着流行音乐和现代表演形式的路子走,恶心透了。

由于脸上没有妆,所以都不好十分夸张表情,又由于身上穿的是时髦的演出服,所以都不方便做手型,使眼色,千篇一律在胸前举着两只手……张着大嘴……小生的儒雅做派没了……青衣的端庄幽静没了……花旦的巧劲儿也不见了——全都变“嗷嗷”唱了。

其实,以前的老唱片和老演员不是“狠狠地唱”的。“叫小藩”是不常见的炫技,更多的是娓娓道来……

张君秋“独守空帏……”不很响亮的,声音是细细柔柔带着小弯,才有四平调应有的悱恻缠绵,“碧云天黄花地”如果过响过尖哪里还有凄厉可言?

“香莲状告陈世美,破镜不曾望重圆……”那一句香莲状告含的感情是通过几乎近于低沉的的处理来达到抒情效果的,绝非一味喊上去。现在当红的几个张派传人,条件都不错,嗓音甚至超过前辈,的确是祖师爷赏的戏饭碗,但是用功过了头,唱的太响了,

荀派是轻灵纤巧,是有如春日莺语一般的灵动女性美,即使有媚也不是妓女叫春那种媚,是骨子里的“媚”,不是贱。

赫赫有名的“十二红”是粉戏不假,即使是赵燕侠时代的”我小姐红晕上脸面”还保留了“花心拆”这类的原词,但是那种“粉”透出的是很倜傥很风流的感觉,是中国文人特有的恣情纵意在国剧中体现,有收有放。

哪里是不顾年龄而一味抛媚眼的“艺术”?

童芷苓是后来拜了梅兰芳的,是杂家,但是电影《尤三姐》应该还是荀的路子居多,

我推崇里面“那一日赖家盛宴开,

悬灯结彩搭歌台……

柳湘莲客串一曲惹人爱,

那失路的英雄别具悲怀……

只见他青袍箭袖丝鸾带……”

这段词,陈西汀先生写的极好,写出了寂寞春心的悄然隐秘……更写出了心底知音却不可表白……

童芷苓的腔甩的极灵动,那句句才是荀师的特点,却分明包含着姑娘思念心上人的种种幽怨……

配戏的尤二姐是王熙春,旧时上海滩大名鼎鼎的“小鸟儿”,袖着手上前一句“你高歌起舞为何来?”出戏的点,连停顿都如此让人回味……

童芷苓、陈西汀《尤三姐》——真是好。

题外话写写多了……

梅派还算好,李胜素、史依弘……还都不是一味“唱得响亮”洒狗血的角儿。

最气的当属老旦啦,老旦的美学基调是——苍劲,兰文云多少有些苍劲感,可是人家不和这个圈玩啦,像小言一样,听不着喽……

戴着眼镜的老旦名家和当红的性感老旦,都太响亮啦……张着大嘴从见娘到对花枪,从赤桑镇喊到天齐庙,反正不论是谁,除了响亮已经没有其他审美感受了……

最不好批评也不好赞赏的是孟广禄。

裘派是最重韵味,讲究位置,更重气派的。

我一个办公室的一位老师当年是孙盛文的学生,孙盛文也正是孟广禄的老师,富连成“盛”字辈的。他和我说起花脸行是一脸的无奈,花脸行分化太大,有人太不规范,就仗着嗓子洪钟大吕;有人行腔唱念太规范,几乎把花脸变老生;有人条件不错,没有观众缘,有人嗓子也不行,唱功也不太行,但是红的厉害……

孟广禄属于最后一种,但是说实话我挺喜欢他,看他的戏知道他嗓子靠麦克,知道他扮戏反不如清唱,但是却常常被他努力的“唱”所感动,他以一种几乎能死在台上的敬业精神来表演,激情洋溢,青筋暴突,每一字都竭尽全力,无论眼神还是动作都没有一丝轻飘……

有人说看着过瘾,有人说看着累,有人说孟广禄人不错……总之,当红裘派已经以“响亮”夺人。

说来说去,老生行似乎得以幸免,因为老生行的审美要求就是儒雅含蓄,所以以“过”夺人眼球的还真没有。

于魁智总是中规中矩,挑不出错来,王佩瑜虽雌音不能像孟小冬那样完全消除,但是从十八张半的学习成果上看,韵味上下了功夫的……

只是,于魁智没有主观上唱的响亮,也不自觉地被春晚和京歌毁了……

每年他都准时上春晚,每年他都有京歌,春晚一般都是一段流水,根本谈不上有细腻的表演,京歌大都把这位不错的老生调门拔高,逼迫着他“唱得响亮”,他没"嗷嗷"地唱,但是经常"啊啊"地唱……毁人呐……

该写写程派了,由于喜欢程派的人多,所以跟着乱搅和的人也最多……

一次开研讨会,天津一位很懂戏的老先生说了一句话大家都笑了,他说:现在唱程派的人都像程派,就一个人不像,这个人是——程砚秋!

程派之所以被人喜欢,是因为女性的野云清腴之美更胜过繁花锦绣,是因为有那么一份寒苦和孤独总能令人砰然心动……夜深风竹敲秋韵………美的通感在于那份幽怨和安静……

可是她们唱的都太过,无论是谁……

程派不大可能被蓄意唱的响亮,但是……地位高的路子偏,底子好的抖起来,扮相好的不用功,成名早的已老了,最棒的刚离世,被捧的最凶的问题多……

有的过份讲究和琴师的丝丝入扣的配合,使音乐不再是情感的表达,而纯粹成了声音技巧的展示……还动辄以先生正牌弟子的身份出现,殊不知程先生这辈子的收徒原则是不收女弟子……

有的过份强调脑后音而形成闷窄,抛弃念白技艺,表演随意性太大……但是由于偶像效应,受到疯子一样不理智的追捧……有的人说京剧要是就看票房的话那可就好了,看看咱们的偶像是唯一有票房的角儿,其实要是真的走票房就好了,这位角儿的嗓子根本不行,一年为什么只唱那么几场,因为根本顶不下来连续演出,她的发声不科学,最后害的是自己……纯走票房,很有可能更早的消声灭迹。

有的为了追求标准每个字都咬紧了唱,已失去了宝贵的舒展之感…… 年轻时虽然是标准传人,但是残酷的时光修改了扮相的同时,师父一旦仙逝,其对程派艺术的本质理解也被修改了,看她现在的戏反而不如看她十年前十五年前的戏……

有的过份夸张了抑扬和顿挫,从声音到做派都抖了起来……扮相漂亮到秋水明眸绝非虚夸,但是缺乏宝贵的亲和力……即使是娇骄二气的选奁也需要跳出角色的保留感,可是这位角儿,把程派唱的太冷了……

不可忽视的一点是:这些新时代的京剧演员,是在科班教育已经断裂的情况之下学习京剧的……是在京剧黄金时代已经远去的背景之下坚守京剧的……是在众声喧哗但是无知者居多的观众群体的喝彩中展现于舞台的……

他们是优秀的,也理应有更多的敬意和掌声献给这些为生活带来艺术的践行者,时代变迁的悲喜剧都不应该由他们来买单,京剧的发展和消亡也不会因为他们的努力或者是不努力有所改变。

(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孙红侠)

闹天宫 The Monkey King

posted Oct 5, 2018, 6:30 AM by Louisa H

京剧《大闹天宫》片断

《偷桃迎战》

Beijing Opera Classics:  The Monkey King

Selected Act: Disturbing the Celestial Palace

 

孙悟空是中国著名的神话人物之一,出自四大名著之《西游记》。祖籍东胜神州,由开天辟地以来的仙石孕育而生,因带领群猴进入水帘洞而成为众猴之王,尊为美猴王。后经千山万水拜须菩提祖师为师学艺,得名孙悟空,学会地煞数七十二变、筋斗云长生不老等高超的法术。孙悟空生性聪明、活泼、忠诚、嫉恶如仇,在民间文化中代表了机智、勇敢。他闹龙宫、闹天宫、打败十万天兵天将、保护唐僧西天取经,一路降妖除魔,不畏艰难困苦,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最后取得真经修成正果,被封为斗战胜佛。

The Monkey King is perhaps the only animal that appears on the Beijing Opera stage as a lead character.  The origins of the monkey king are obscure but the figure gained widespread recognition in the character of Sun Wukong in the epic Chinese novel, Journey to the West (1590s).  The monkey king possesses supernatural powers and a great sense of humor.  While the Beijing Opera version of the monkey king is not what any Westerner would think of as opera, it is a highly stylized form, lacking scenery and with combat scenes that are closer to dance than to stunt work. The level of acrobatic skill, is incredibly high and the action is full of physical comedy.  In this act, the plot itself is simple:  the Monkey King disturbs a banquet in the celestial palace because he was annoyed being looked down upon by the supreme emperor.



唱词 片段 Selected Lyrics


孙悟空 ()


Monkey King (Speak)


仙名永注长生禄 不堕轮回万古传。


After the fight with Hades, I became an immortal and will live forever.


想俺老孙,闯来闯去,闯出个齐天大聖来了。


My name is Sun Wukong the Monkey King.  After several battles here and there, I have won the title of Divine Parallel to The Sky.


今日闲暇无事,我不免去往蟠桃盛会查看一番便了!


I have some spare time today.  Why don’t I visit the Immortal Peach Banquet!


 


() Sing


只見那黄罗盖顶好不逍遥


Look over there, what a sparkling wagon with gold yellow shade.


摆头踏摆列声名不小


Guests who think they are important are all on their way to the banquet


又只見前呼后拥威风浩


Here comes another guest surrounded by ushers and followers


着一件滚龙紫金袍


He wears a purple gold robe embroidered with dragon figures.


俺可也摆摆搖摇


Let me jump into the line


俺可也摆摇摇


Shaking my body mimicking someone who put on a lot of airs.


头戴一顶金花帽


Wearing a gold flower cap


俺可也摆摆搖摇
Let me jump into the line
俺可也摆摇摇
Shaking my body
前呼后拥爵禄高
Mimicking someone who put on a lot of airs.


我这里威风抖擻察蟠桃


Let me use my supernatural power and check what is served at the immortal peach banquet.


 


()来此已是瑶池,乘着无人闯了进去。


 


(Speak) I am here at the Yaochi Fairy Land.  Nobody is around yet.  Let me break into the palace.


 


想这些好东四我一时焉能吃得尽…:


So much great food.  Too bad I have a small stomach and could not take them all. 


有了,待我拨下毫毛变作个口袋儿,


Got it.  Let me take a body hair and turn it into a bag.


装将回去与我那子孙们見识見识。变!


I will take these food with the bag for the youngsters in the monkey family back on earth.


哎呀不好!!此祸闯得不小,乘此无人,待我溜了吧溜了吧。


Oops!  I must have caused big trouble this time.  No one is around.  Let me run away!


 


神将()


Immortal General (Speak)


!好妖猴一


The evil monkey!


妖猴闯乾坤


The evil monkey disturbed the celestial palace badly


气坏丁甲神


And made me the immortal general mad


奉了玉帝旨。


Following the instruction of the Supreme Emperor


捉拿定罪行


I am here to catch the Monkey for conviction.


捉拿妖猴一一


Catch the evil monkey!



Monkey King and Robin Hood 美猴王闹天宫

posted Sep 28, 2018, 5:58 AM by Louisa H   [ updated Sep 28, 2018, 7:57 AM ]

The Monkey King is perhaps the only animal that appears on the Beijing Opera stage as a lead character.  He possesses supernatural powers and a great sense of humor.  It’s a trickster character originated from Chinese folklore and classic literature, a combination of Robin Hood, Superman, Zorro and Charlie Chaplin in the western culture. While the Beijing Opera version of the Monkey King is not what any Westerner would think of as opera, it is a highly stylized form, lacking scenery and with combat scenes that are closer to dance than to stunt work. The level of acrobatic skill is incredibly high and the action is full of physical comedy.  In this act, the plot itself is simple:  the Monkey King disturbs a banquet in the celestial palace because he was annoyed being looked down upon by the supreme emperor.

为了把经典猴戏《闹天宫》呈现给乔治华盛顿大学的观众,京花成员和义工克服重重困难,全力以赴劝说和协助两位老艺术家朱楚善和李思祖登台献艺。这也是我第一次有幸这么近距离地欣赏这出骨子老戏。真是名不虚传!分分钟都值得。孙悟空是家喻户晓的名人(名猴),他那与生俱来的“人人平等”“藐视权威”的价值观,幽默风趣的性格,百折不挠的精神和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本领,是无论什么国家的观众都“一见他就爱上他”的。孙悟空在蟠桃会上偷桃,被丁甲神发现,两人你一棍我一枪地一通好打,嘴里还时常冒出几句英语,把观众逗得前仰后合。没能来现场的朋友们啊,真是替你们感到惋惜……别的不说,你见过这么笑容可掬、慈眉善目的天神吗?😎



Full Moon and Drunken Beauty 贵妃醉酒

posted Sep 26, 2018, 5:30 PM by Louisa H   [ updated Sep 28, 2018, 7:57 AM ]

Full moon is an auspicious and family reunion symbol in the Chinese Culture.  The Drunken Beauty is on her joyful way to see her husband the Emperor.  She is so proud of being a born beauty, even brighter than the full moon.  When seeing her, all flowers are too shy to bloom, fishes are too shy to swim, and wild geese would fall down from the sky.  This is what was elaborated by DCBBO yesterday in the Beijing Opera Classics, the Drunken Beauty, at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observance of the Chinese Mid-Autumn Moon Festival 2018.

中秋节,天上一轮明月,月下一位佳人,太监宫女环伺左右,满心欢喜去见郎君。闭了月,也羞了花;沉了鱼,也落了雁。传统京剧经典《贵妃醉酒》一开场的四平调,翻来覆去地就是抒发着唐朝贵妃杨玉环的月下好心情和对于幸福生活的信心满满,也就为后面遭冷落而借酒消愁的种种情节形成强烈反差。昨天我在现场,看京剧之花成员翁叙園在她曾经就读的乔治华盛顿大学演绎这一传世之作,遥想百年以前梅兰芳大师初访纽约时,即以此剧惊艳美国观众,真是如梦如幻,一时不知身在何处。



金秋9月 - 中国京剧走入美国大学校园

posted Sep 10, 2018, 1:47 PM by Louisa H

为庆祝2018中秋佳节和孔子诞辰纪念日的到来,华府“京剧之花”(www.dcbeijingopera.org) 将与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孔子学院携手,于923日(周日)下午2点在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Jack Morton Auditorium举办一场中英双语讲座和示范演出,特邀国家一级演员、梅花奖得主秦雪玲,着名戏剧编剧兼导演朱楚善,国家一级鼓师赵万金,旅美着名文武老生李思祖和程派青衣章诗莹倾情助阵,敬请期待。

华府“京剧之花”是一个非牟利文化传播机构,旨在北美各地推广普及中华传统文化瑰宝之一的京剧艺术。机构由五位活跃于大华府地区京剧圈子的职业女性创办,她们既是不同领域的专业人士,又是颇具演唱水准的京剧票友,自成立以来已为7000余名非华裔观众打开了欣赏京剧的大门,其致力于传扬京剧艺术的敬业和奉献精神,深得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孔子学院院长孙陶然博士的讚赏,为促成这次京剧讲座式演出大开方便之门,予以鼎力支持。由此可见,京剧作为国粹艺术,儘管在讲究快速成效的信息时代,面临着不容乐观的前景,但其在艺术上所具备的内涵和达到的高度,无论在国内国外,都是被认可的华夏传统文化的代表。

根据GWU大学及周边观众的特点,京剧之花策划的本次演出将包括三个板块:介绍京剧的历史和表演特色,经典剧目的示范演出,以及演员与观众的提问式和体验式互动。这种活动方式打破了以往京剧海外演出单纯以武打、热闹形式出场的惯例,将充分展示京剧的深厚戏剧内涵和文化底蕴,符合美国主流社会高层次的精神需求。

演出地址: Jack Morton Auditorium, 805 21st NW, Washington, D.C. 20052 (紧邻Foggy Bottom 地铁)

票价: $25, $20, $15 (学生票)    网络购票链接:www.gwutickets.com   电邮:Louisa_9582@hotmail.com

2018年秋季旦角身段培训班 正在招生 Female Dance-Acting Classes - Register Today

posted Jun 29, 2018, 12:57 PM by Louisa H   [ updated Sep 3, 2018, 11:31 AM ]

應熱情觀眾之追,華府“京劇之花”將於2018年秋季继续举办京剧旦角身段培训班,包括少儿班、成人班和成人提高班。优秀学员将受邀参加“京剧之花”2019年春季专场演出,敬请关注。

京劇,又稱平劇、京戲,是中國影響最大的戲曲劇種,分布地以北京為中心,遍及全國。清代乾隆五十五年起,通過與各地方戲曲不斷的交流、融合,最終形成京劇。京劇流播全國,影響甚廣,有中國戲曲三鼎甲“榜首”及“國劇”之稱 (注:三鼎甲包括京剧、豫剧和越剧)。它走遍世界各地,成為介紹、傳播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手段, 2010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華府京劇之花是美國政府註冊的非盈利文化傳播機構,具有國稅局批準的501c(3)免稅資格。她立足美國華盛頓地區,致力於弘揚中華文化精粹,自成立以來積極為京劇尋找展示魅力的平臺。

京劇之花2013年成功舉辦了中國京劇走入美國大學校園專場演出後,又應邀走進了多個大學禮堂,高中教室,美國政府部門,不同社區組織,通過一系列課堂講學活動和示範演出,積極傳播京劇知識,以民間人士力量,努力將中華文化精粹之一的京劇融入美國主流社會,為至
7000名非華裔人士開啟了了解京劇的大門,各方各界對此多有贊譽。因此,京劇之花在首都華盛頓、紐約、費城、洛杉磯和休斯頓等地都獲得有識之士的褒揚和支持,也得到包括《中國日報》《人民日報》《乐视TV》《新民晚报》《新世界时报》在內的各大媒體廣泛宣傳

课程名称

周六时段

总课时

学费

开班人数

少儿旦角身段基础班

13:30-14:30

10

$220

6

成人旦角身段基础班

10:00-11:00

10

$150

8

成人旦角身段提高班

11:30-12:30

10

$120

6


Class Name

Period

Total Classes

Tuition

Capacity

Female Dance-Acting, Kid

13:30-14:30

10

$220

6

Female Dance-Acting, Adult

10:00-11:00

10

$150

8

Female Dance-Acting, Adult (advanced)

11:30-12:30

10

$120

6

 
开课日期201898- 1215 (周六)
Date: Saturdays, September 8 - December 15,2018
1776 Massachusetts Ave NW, Suite 410,  Washington DC 20036


座位有限,报名从速。

联系方式 ContactLouisa_9582@hotmail.com  网址 www.dcbeijingopera.org

报名链接  Registration Links:

少儿班报名链接 (Children)                   https://www.eventbrite.com/e/beijing-opera-female-dance-acting-for-kid-tickets-48927513510

成人基础班报名链接  (Adult)            https://www.eventbrite.com/e/47593436249

成人提高班报名链接  (Advanced)            https://www.eventbrite.com/e/-beijing-opera-training-for-adult-dance-acting-advanced-tickets-47595662909

 

1-10 of 87